首页 书库 历史军事 红楼襄王

正文 第521章 鞭笞

红楼襄王 飞花逐叶 9925 2024-02-12 15:35

  与薛蟠闲聊了一阵,宝钗重点问了金陵的事,尤其是家里的生意和土地。

  生意是皇差,土地牵涉国策,这两样最可能出问题,但又绝不能出问题。

 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,宝钗都会往金陵去信,只为提醒薛家上下别犯蠢。

  仔细询问情况之后,宝钗见兄长面露怪异,忍不住问道:“兄长有事?”

  薛蟠脸色更怪了,只见他左右望了望,方才说道:“是有点儿事!”

  虽然薛蟠说是小事,但看他这欲言又止的模样,宝钗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小。

  本来她心情还可以,此时脸色亦变得难看起来。

  “到底什么事?”宝钗平静问道。

  对自己这亲妹妹,薛蟠亦是无比惧怕。

  眼见她语气都变了,薛蟠更是大感恐惧,不自觉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  “王妃,其实这事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薛蟠向左右望了望,一时间欲言又止。

  “你们都退下!”宝钗顾左右道。

  “是!”

  待众人离开之后,宝钗目光如炬盯向兄长,声音清冷道:“你可以说了!”

  “妹妹……其实这事说大也大,说小也可小……”

  “真要论的话,也可以说……是个误会!”

  “捡要紧的说!”宝钗语气森寒。

  “是!”

  勾着腰站在原地,薛蟠小心翼翼说道:“昨天晚上,因想着要到京城,总算可以松快些了,于是我多喝了几杯……”

  “我喝多了就话多,迷迷糊糊就去找了同行的柳湘说话,哪知道言语之间冒犯了他,就被他给……给打了一顿!”

  “只是言语冒犯?”宝钗目光几欲喷火。

  薛蟠当然不只是言语冒犯,这厮完全就是酒壮怂人胆,觊觎柳湘的“美色”想要用强,最终才会被人痛打。

  如果换做别人,顾忌薛蟠是王妃兄长说不定就从了,但柳湘却是死都不会屈服。

  而薛蟠之所以会害怕,倒不是他觉得自己错了,而是担心柳湘把事情捅到朱景洪处。

  在他心里,朱景洪跟活阎王差不多,那真是惧怕到了骨子里去,这次可以说是保命来的。

  “还有些毛手毛脚……”薛蟠老实答话。

  在这样关键的时刻,他不敢有丝毫隐瞒。

  自家兄长什么德性,宝钗自是再清楚不过,只听她骂道:“难道你不长脑子?那柳湘是王爷要用的人,也是你可以随便招惹的?”

  “平日我跟你说那些道理,你都一一应了下来,如今看来全当了耳旁风!”

  被自己亲妹妹训斥,这情形着实少见,但薛蟠连头都不敢抬,更遑论与宝钗争辩。

  连续呵斥了几句,宝钗稍微气顺了些,想着正好借这次的事,好好让亲哥长长教训。

  略微思索后,就听宝钗说道:“此事终究是你不对,若到时王爷过问……我也难护你周全!”

  听到这话,薛蟠差点儿没被吓死,“扑通”一声跪到地上,然后爬到了宝钗跟前。

  “妹妹,伱可得救我……咱们这一支就为兄一颗独苗,如今母亲年事已高,我若真有个好歹,你让她老人家怎么办!”

  “你自己要惹祸,我能有什么办法?若你真有个好歹,母亲自有我来奉养!”“至于家族传承,我会从族里过继一人到你名下,不会叫你没了香火!”

  听到宝钗说这些话,薛蟠被吓得五内如焚,一时仓皇失措到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“我不想死……我还没成婚啊……”

  “妹妹……你可得救我,得救我啊……”

  薛蟠一边磕头,一边哭诉说道:“你我兄妹,血浓于水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!”

  看着跪到面前的兄长,宝钗忍不住叹了口气,最终说道:“先自己回去反省,这次能否留得一命,全看你有多少诚意!”

  难道妹妹真不打算帮自己?

  看着宝钗冷漠的表情,薛蟠心中越发担忧,只感觉后背凉嗖嗖的。

  “妹妹,你一定得帮我啊……这些年在家时,我可处处维护……”

  薛蟠话还没说完,就听宝钗呵斥道:“出去!”

  虽然薛蟠一口一个“妹妹”叫得亲热,但后者的第一身份是亲王正妃,此刻含怒呵斥哪是薛蟠能承受的。

  只见这厮当即闭嘴,老老实实向宝钗行了礼,然后便颤颤巍巍的退了出去。

  待其离开之后,因为顾忌王妃之怒火,仅莺儿与文杏进入殿内。

  “娘娘,您真不管大爷?”莺儿面带忧色。

  此时宝钗余怒未消,只听她冷冷说道:“这不是你们该过问的事!”

  宝钗知道朱景洪的性格,这件事连她都不好直接干涉,几個丫头插手岂不是找死。

 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,这件事要平息下去,在宝钗看来还得靠薛蟠自己。

  “王爷何时回来?”

  “这可难说,出去打猎……只怕要回得很晚!”莺儿答道。

  为了救下兄长,这件事情宝钗也不敢妄动。

  略微思索后,宝钗吩咐道:“让兄长先留别院,给他安排个住处,等王爷回来再说!”

  “是!”

  宝钗的这一决定,简直让薛蟠生不如死,待在别院让他有等待受刑的感觉。

  头顶上的屠刀,随时都可能落下,让其坐立不安狂躁不已。

  此时他是万分后悔,为何就被鬼迷了心窍,非要对那柳湘行不轨之事。

  因此不但受了一番痛打,如今还惹来了这般大麻烦!

  若是在自己府里,此时他已开始骂人打人摔东西了,但在王府别院他一件也不敢做。

  在他万分煎熬之中,时间过得是格外的慢。

  中午,王府内侍送来了丰盛饭菜,薛蟠却是一口都没动,一直饿到了天快黑的时候。

  终于他听到外面有人通传王爷回府,随后府内奴婢们都忙了起来。

  而这一消息,犹如一把利剑直刺薛蟠心口,惊恐之下他竟直接被吓晕了。

  且说别院正大门处,朱景洪已跃下马背,看得出来他今天心情很好。

  “今日王爷大显神威,臣等算是涨了见识!”

  “十三只獾,十六只狍子,六只鹿,还有一头虎……”

  “最难能可贵的是,这只虎是被射中眼睛而亡,全身皮毛完整无缺……”

  此刻出言恭维的人,便是百户高鸿和张仲祥,相交于另两位他二人要“滑”一点儿。

  将手中马鞭扔给了高鸿,朱景洪随口吩咐道:“好了,其它东西你们都分了,但这只虎得好生处置,剥下虎皮送给圣上为好!”

  换句话说,打了这么多的猎物,朱景洪只要一张虎皮,其余全都当福利发给了他们。

  虽说王府侍卫待遇极好,但这意外之财同样让人欣喜,几位百户纷纷谢恩磕头。

  道别了一众侍卫,朱景洪便进到了王府,这时邓安便找上了他,禀告了薛蟠来了府上的情况。

  “他来做什么?”朱景洪疑惑问道。

  因当时宝钗屏退众人,所以邓安不知谈话内容,只能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。

  朱景洪也没多想,径直往寝殿方向走了去,而此时宝钗已在屋子里等着他。

  待他进入屋子,宝钗便主动迎了出来,同时让殿内当值的宦官侍女下去。

  猜测可能是为薛蟠的事,朱景洪并未主动开口询问,而是等着宝钗自己道出。

  “王爷今日一行,收获如何?”

  “还算不错,猎得了一只虎,打算剥下虎皮送给老头子!”

  接过朱景洪取下的帽子,宝钗顺口夸道:“王爷神勇如此,着实令臣妾钦佩!”

  朱景洪没有接话,而是顺口说道:“如今你已有孕在身,这些伺候人的活儿让他们做就行,何至于你亲自来!”

  “臣妾虽是有孕,却仍是你的妻子,妻子伺候丈夫……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?”

  朱景洪笑着说道:“你总有自己的道理!”

  说到这里,朱景洪自顾坐到了椅子上,同时拉着宝钗在一旁坐下。

  接下来,二人又闲扯一阵之后,宝钗终于开口:“今日我兄长来了!”

  “哦?”

  “这次柳湘去金陵,给王府挣了不少银子,其中我兄长也算帮了忙,王爷说是不是?”宝钗转过头问道。

  “嗯!”

  “只是他这人你也知道,冷不丁的就会犯蠢,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之事!”

  见宝钗斟酌语句实在艰难,朱景洪直接问道:“薛蟠又惹祸了?”

  “唉……他是烂泥扶不上墙,今日我也被他气到了!”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朱景洪问道。

  “昨天晚上,他和柳湘……”

  宝钗把情况讲了一遍,说出缘由让她也觉得难堪,可她并未偏袒薛蟠。

  此时,朱景洪脸色很不好看,宝钗也并未出言求情。

  只听她说道:“是该好好罚他,让他长点儿记性,否则只怕还会闯祸!”

  朱景洪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今天已经晚了,叫柳湘明天过来,把这件事料理了就是!”

  “嗯!”

  此事对朱景洪来说可大可小,所以他也没怎么放心上,甚至都没想过召见薛蟠。

  与宝钗谈完了事,朱景洪又陪她吃了晚膳,然后才去了可卿的住处,召琪琪格诺敏谈心去了。

  当天夜里,柳湘就接到了襄王府的传话,得知第二天要去城外别院觐见。

  他知道薛蟠提前去了,所以此番夜里得到传召,实在让其深感忧虑。

  不管怎么说,薛蟠乃是王妃兄长,朱景洪的大舅哥。

  所谓疏不间亲,他柳湘毕竟是个外人,惹怒薛蟠又岂能不能让他忧心。

  当然,他信得过朱景洪的人品,知道这位不是偏听偏信之人,所以他虽心慌却比薛蟠好过许多。

  这一夜,柳湘睡得还算安稳,而薛蟠却是一夜未眠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柳湘就骑马往襄王府别院赶去,一个时辰后他来到了别院外。

  经过通传之后,乃是邓安亲自迎了出来,领着他向王府内走去。

  二人闲聊着几句,才走进了王府大门,柳湘就听到有惨叫声。

  在他心生疑惑之际,他便跟着邓安进了二门,然后就发现惨叫声的来源。

  只见二门内西侧位置,有一人被扒去了上衣,正趴在长凳上挨鞭子。

  定睛一看,柳湘差点儿被惊掉下巴,只因挨打人的人正是薛蟠。

  “邓公公,这是?”

  邓安答道:“薛大爷做错了事,王爷震怒……便命抽他二十鞭子!”

  邓安虽不知道内情,却明白薛蟠定是得罪了柳湘,才会在此时此地受罚。

  所以此时,在邓安心中柳湘地位再度拔高,基本可以追平到贾芸的档次。

  因是朱景洪召见,所以他二人并未在此逗留,而是直接被带往了会客厅。

  因有朱景洪严令,所以内侍动手并未放水,薛蟠的惨叫着实是撕心裂肺,这还是他尽量忍耐的结果。

  只有这实实在在的痛苦,才让薛蟠有了进一步反省,心彻底杜绝了心里某些想法。

  再说柳湘这边,当他被引进书房时,朱景洪正在磨刀。

  没错,在本该写字作画的书桌上,他摆了一块精巧的磨刀石,正在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刀。

  虽然画风有些古怪,但柳湘神色毫无波动,很自觉且顺畅向朱景洪禀告。

  “叩见王爷!”

  “免礼免礼,快起来吧!”

  柳湘是个有能力的人,更准确的说他能力极强,价值比薛蟠高出了几个量级。

  示意柳湘在一旁就座后,朱景洪说道:“我听说薛蟠冒犯了你,便命人抽他二十鞭子,若你还觉得不解气……我再罚他便是!”

  虽然很不耻于薛蟠,但柳湘也知见好就收的道理,当即答道:“多谢王爷爱护,那薛蟠既受了罚,此事便算了了!”

  “也怪我平日宽纵了他,才使这厮胆大妄为,此事我也有过失!”

  对柳湘这样的人,就得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,方才能使其真正归心。

  眼见朱景洪为此事致歉,刚坐下的柳湘又站了起来,面露惶恐道:“王爷此言,实令小人无地自容!”

  “王爷于小人有再造之恩,屡次提携照拂良多,如此恩德小人……”

  柳湘说了很多,这些话都是他有感而发,故而情真意切令人动容。

  这是个知恩图报的人……朱景洪暗暗道。

  再度示意其落座,朱景洪方问起了关于海贸的事,尤其是关于西洋诸国的事。

  将近一年时间,柳湘出了两次海,虽然最远不过是到吕宋,但也亲眼见识到了不少东西。

  从他这里,朱景洪对海贸的利润和海上的威胁,都有了更精准的掌握。

  事实很清晰的证明,如果没有足够的海上力量,现如今的海贸就是空中楼阁。

  人家西洋人制霸大洋,贸易规矩都是他们来定,想要从这些人身上持续挣大钱,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水师的建设,必须要加快进展才行……朱景洪越发感到紧迫。

  (本章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